给共享“垃圾”分类

2019-09-18 02:03:12 投中网 袁雨薇 分享

在北京焦化厂地铁站,距离最近的小区被一道隔离板隔开了,一辆没了车把的小黄车倚靠在墙边,被当作了翻墙时踩着的“梯子”。

小黄车在去年冬天告别了中关村传奇的地标——理想大厦,ofo最终没能如戴威的理想一般会和Google一样影响世界。对于小黄车而言,“物还能有所用”是现今最坏、也是最好的宿命。

杂草丛生的荒野中,横七竖八躺着几辆各色的单车,在北京的城郊,附近显然很少有骑单车需求的上班族,连单车的维修人员也在无意中将这个边缘角落遗忘。

但它终将被记起,在那并不久远的将来。城市的狗皮膏药,终要有一个属于它们自己的标签。

用今天简单粗暴的上海话说,侬是什么垃圾?

在实行垃圾分类之前,2018年3月,上海市委季度工作会议提出了一句话:“要以绣花般的耐心、细心、卓越心推进城市精细化管理工作,努力破解架空线入地、垃圾分类等难题。”

上海的特别之处在于,它既是共享单车最先投放的城市之一,也是最先执行垃圾分类的城市。

在就城市的公共管理和社会治理的问题上,上海各区应对共享单车乱象的方法不尽相同,但态度基本一致。比如宝山区约谈了单车企业,并拟定了《宝山区共享单车规范停车三年行动计划》;普陀、长宁、静安三区的交警将乱停放的单车发布在“共享单车管理群”中,相关的共享单车公司就要担负起企业责任主动去处理;虹口区则打算开展设立“小型蓄车点”的试点。

此举背后,是共享单车的泛滥和投放不均的现象。有网友发牢骚说:“市区共享单车泛滥,郊区根本找不到共享单车。与其在停车场里闲置,还不如运到奉贤闵行等郊区的各个镇村上去投放,也能节省市区宝贵的停车场资源。”

在此之前,静安区中兴路附近的两个停车场,被爆出近3万辆各色的共享单车堆成了一片车海,车海中,居然不乏与藤蔓相依为靠的单车,头上都长草了也无人问津,任凭曾经的风流被雨打风吹去。

一片坟场中,这些共享单车有了另一个名字——共享“垃圾”。

同样的情形在河南郑州、浙江杭州、江苏南京、乃至于在安徽合肥的一所废弃的学校里上演。

共享“垃圾”在中国有多少?中国自行车协会官网2017年的一组数据中,2016年,近20家品牌投放了约200万辆共享单车,其时,也预计了2017年共享单车的投放总量可能会呈10倍的增长接近2000万辆。而这些单车报废后,将会留下约30万吨的废铁。

在成为废铁之前,占据了城市相当一部分公共空间的共享单车,为城市的管理带来了巨大的负担。比如广州日报的记者在走访中就发现一个共享单车的“疑难杂症”,多处闲置于城市角落里的无主车坟,好不容易被清理后,没过多久又复原样。除此之外,不少的单车已经是无法使用的状态。

曾经风头无两的共享单车沦落到曝尸垃圾场,这是城市里一道丑陋的“风景线”。

城市一度拒绝过这种风景,但有意思的是,在“禁投令”的约束之下,曾有记者接到过投诉,称街道一夜之间多出200余辆单车,其外观近乎全新,每辆车的头尾部位却有十分雷同的黄泥痕迹。

有心人指出,为了继续攻城略地,共享单车只能依靠“做旧”规避单车的“禁投令”。

但无论是故意做旧还是本就是旧车,其面临的境况早晚也会一致——这些共享单车很难投入二次使用。有人操心为共享单车算了一笔账:一辆共享单车的维修成本大约为1000元,甚至比有些新车还要高昂。零星的维修点散落在中国各处,150位维修师父在桥下的小厂房里修理一批批被送进来的共享单车。但修理的速度永远赶不上损坏的速度。大多数车辆只能报废,面对进入垃圾场的命运。

少有人还记得共享单车的初衷是“解决用户最后一公里”的问题,也响应了节能减碳的时代主题。然而从共享单车的发展历程来看,其更像出师未捷,身已先死。由钢铁、橡胶和塑料等材质组成的共享单车,为城市“毁容”之后,成了难降解的“有害垃圾”。

大家的故事都讲不下去了。

不害怕失败的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曾经说:“如果有一天失败了,那就做公益吧。”

草蛇灰线,伏延千里。

一个名为LessWalk的非盈利性组织,替胡玮炜完成了这个承诺。他们从共享单车企业收购了废弃在海外的共享单车,经过改装后送到乡村学校,资助了贫困儿童。

类似的还有,ofo退出印度之后,单车就被共享踏板车公司Bounce回收了;宣布关闭以色列和其他中东国家的业务后,单车被捐给了当地的慈善机构。

无法在所谓的共享经济下存活的共享单车,被赋予了新的使命。

共享单车的经营者,也试图为共享单车谋求另一些出路。比如摩拜单车可持续发展高级专家秦浩曾表示,“摩拜单车在服役几千公里后终有报废的一天。尽管每辆摩拜单车的材料都能通过回炉再造被回收,我们更希望它们可以经过简单的改造而重新焕发生机,这也是更环保和节能的举措。”

于是,单车被改装成了躺椅、茶几、烛台,甚至在延安,一块由单车废旧轮胎做成的运动场铺在了一所学校的操场上,这其中的原材料都来自于摩拜单车的报废零部件。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,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
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