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催款为职业的人,过着怎样的生活?

2019-09-15 20:54:00 商业人物 分享

在众多催收手段之中,"爆通讯录"是欠款人们"深恶痛绝"的一招。借款时给贷款平台的通讯录授权,在逾期时就成了一个定时炸弹。在这个反催收群中,群员们不时晒出催收人打来的电话截图——有的人一天内收到多达一二十通来电,以及明里暗里要告知通讯录好友的各种威胁。除此之外,各式催收短信也不少见,还有不知真假的律师函。

于是,在夹杂着愤怒和无奈的情绪之下,他们互相鼓励、询问欠款情况,然后对各种催收套路互相支招,并希望对方都能早日成功"上岸"。

有群员的想法则更加激进。他认为自己偿还的本金和利息,已远远超过从网贷平台拿到的借款金额。"通讯录都被爆完了,给家里也坦白了,剩余的一分钱也不会再还了。"他说过几天就直接更换电话号码,不会再接陌生电话。我注意到他给自己取的网名是"笑对人生",似乎他马上就能够开始一段崭新的生活了。

这部分欠款者的底气来自于最高法院对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。按照官方解释,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%,那么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。借款人有权要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36%部分的利息。正是由于这项规定,以往风行一时的各种"套路贷",目前已成为重点整肃的对象。而借助政策施以的"援手",拒绝偿还高炮平台的超额利息借款,很快就成了反催收者们总结出的一条经验。

凌军告诉我,这种超过法定利率利息的放款平台,大部分都会培植自己的催收队伍。"不过他们也是看人下菜碟。如果对方没有偿还意愿,并且欠款时间很长,就只索要合法利息,或者干脆不要利息;如果对方有偿还意愿,反而会全额索要利息。"

这就是需要催收和反催收者们"斗智斗勇"的地方之一。这些带有可折中处理性质的潜规则,有的欠款人可能会买账,但一旦被摆上台面,也可能会让另一部分人怒不可遏。或许在催收人和这部分欠款人的眼中,互相指责对方恶意骗贷和收取高额利息,这根本就是不可调和的矛盾。而那些所谓折中伎俩对解决争端实际上是于事无补,因此双方在水面之下的对抗也就不会终止。

马义在做催收的这几年中也动摇过,是不是要退出这种无休止的对抗。他说,尤其遇见有些债务人非常不守承诺,觉得这个社会没有诚信。不过后面慢慢看多了也就习惯了,双方的立场不同而已。他认为,催收和反催收的基本点是一样的,都是要求在合理的范围内还款,只是很多时候两者都越过了这条线。

讨债人不喜欢走空,凌军一度把自己摆在一个更危险的位置。就像一位欠款人自嘲的,"敢借高利贷的,一般都是狠角色。"凌军反问我,"前两年的于欢案你知道吧?十一个人去讨债,结果被捅了四个,有一个还被反杀了。其实我就更像那个被反杀的人。"

他说的就是发生在2016年4月轰动一时的山东"辱母案",一帮讨要高利贷的人将于欢母子困于室内,并对他们百般羞辱。结果,22岁的于欢暴起用一把水果刀将辱母者刺死。那个被杀的人叫杜志浩,于欢最后则被判五年有期徒刑。

"当时案子一出,我就觉得催收这行要完了。但话又说回来,市面上小贷公司、现金贷和网贷平台无数,不可能都按黑社会性质处理。那样后果也是很大的,可能贷款的人会越来越多,还钱的人却越来越少。"尽管形势变得严峻,他并没有彻底悲观。

高伟入行三年之后在去年离职,从北京去了天津。他离开的主要考虑是,行业环境变了,催收没以前那么好做,这直接导致他的收入下降。和他一样,2015年同一批入职的同事,现在剩下的也已寥寥无几。

互金行业的监管趋于严厉,过去烈火烹油般的扩张难寻踪迹,一些高息平台正被迫退出市场。网贷之家的统计显示,截至今年上半年,正常运营的平台数量降至864家,整体贷款余额降至6871.2亿元。而在高峰时期,这一规模曾超过万亿。

以往的行业明星公司纷纷寻求转机。凭借现金贷业务2017年高调赴美上市的趣店,在核心业务受到打击之后,愈发变得低调。不仅主营业务要与现金贷划清界限,罗敏甚至把公司都搬到了厦门,他自己还摇身一变成了厦门市政府的投资顾问,忙前忙后地招徕他的商界朋友到碧海蓝天的厦门投资。趣店和罗敏似乎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,能获得更多的外部认同。

而更为震动从业者的,是近期P2P业内龙头陆金所传出的退出消息,这让许多人再次感受到寒意。

规范催收行业的政策也频频出台。有业内人士说,整个行业在迅速变化,不要再觉得能打就是催收,也不是买几个"呼死你"软件就能干催收。催收合法化是一个大问题,要讲究按照法律和行业规则办事。不少人觉得,属于催收行业的暴利时代已经过去了。

"现在催收行业不管是内部还是外界都抓的很严,这个行业也在洗牌。合法的将继续完善规章制度和合规宣导,违法的会逐步淘汰取缔。就像过去的保险行业一样,慢慢会被大众接受,并且会慢慢进入一个合法合规的良性道路。"马义如此总结。

凌军也感慨,倾巢之下,岂有完卵。他举了一个颇带幽默意味的例子,"我认识一个做催收行业十年的老’流氓’,最近转行去做物流了,前段时间听说赔的都把貂给抵押出去了。"

不仅仅是政策变化,技术进步似乎也在影响着这个行业。如今,打着人工智能旗号的一些电催软件已经面世,这些软件宣称通过算法可以确定催款率更高的措辞,这样逾期一周内的催款成功率比传统电话催收要提高很多。

一向"看不起那帮打电话的"的凌军,这时又恢复了他的"社会"和耿直。他继续甩出一个例子——我认识的一位纹身"大哥"欠款40万,靠这些电话软件催收的回来吗?一周就能催回来的逾期款,那顶多是欠款人忘记了还而已。在他看来,即便技术有用,失业的也只是一部分守规矩的催收员。真正不按套路出牌的,一直会有他们的市场。

这有点像他之前在一篇文章里高调写下的,"我现在是不缺钱, 等我有一天缺钱了,我就把这些网贷撸个遍。我看了一眼我的通讯录,不是放钱的, 就是要账的,或者是卖抵押车的,剩下就是几个亲戚。大家都是同道中人,还会怕被打几个电话吗?"

来源:商业人物 郭儒逸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,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
编辑: